【原創】王老師:仁濟醫院事件和我在泰國就醫經歷的感想
  • 信息來源: 嘉興市質量協會
  • 日期: 2019-05-06
  • 瀏覽量: 580 次

《王老師讀書心得》

仁濟醫院事件折射改革之難

仁濟醫院醫生、警方、患者三方的糾紛在網上沸沸揚揚已有多日,“嘉興質量網”一直不發評論,原因是調查報告尚未出來,媒體報道,警方與醫生已經相互諒解,唯獨不見在這三方中最弱勢一方,即患者的聲音。但我認為即使這三方都有過錯,根源還是我國醫療體制改革的滯后。

我曾先后在美國、法國、泰國醫院陪別人或自己看過病。有比較才能有鑒別,從未聽到或見到過有病人用頭撞墻或躺在地上硬要醫生給他治病的干擾醫療秩序的行為;更沒有聽到或見到過醫生與患者家屬“肢體沖突”到患者家屬一根肋骨骨折,兩根肋骨疑似骨裂的情景;更沒聽到與見到醫生和警方“肢體沖突”到一同倒地的情景。在調查報告未出來之前,我們仍不想多作評論,只想談談我在泰國就醫的經歷,供人們思考。

我的眼睛左眼原來有點弱視,但右眼除有點淺度老花以外,一直視力良好。前年九月,我發現視力有所變化,便去國內一家三甲醫院眼科就診,預約時間是上午九時,我們準時到了,候診室非常擁擠,連座位也找不到,等到十一時半,總算輪到我了,護士作了個眼科常規檢查,一位主任醫師為我診斷,五分鐘時間就下了結論:“稍微有點黃斑變性,問題不大,三個月后再來檢查”。我自然相信這位專家的診斷,便到泰國繼續休養、治療我在國內久治無效的“老慢支”。不料剛到泰國,與國內醫生講的“問題不大”才十天,我的雙目就突然失明了,馬上到泰國醫院搶救,曼谷芭堤雅醫院確診是眼底濕性黃斑變性出血所致,左眼因已形成血塊,完全失明,右眼還有一點希望,但他們醫院沒有動手術的條件,要我們盡快轉曼谷搶救這尚存的眼睛。

在泰國的中國人志愿者S小姐的幫助下,終于找到一位泰國眼科名醫的弟子為我動手術。一年半時間的治療,使我更加明白了什么是“醫患關系”。為什么必須進行醫療體制改革。

這位女醫生只有三十多歲。她看到檢查結果,我的左眼血塊已結疤,右眼也只有0.2至0.3的視力后,認真地告訴我:“眼底黃斑變性這種病,目前的醫學水平是不可逆轉的,只有靠手術向眼球注射藥水控制病情發展。您只有一只眼睛了,我一定盡最大努力,保住您的右眼”。

她這么說了,也這么做了,每次手術她都會告訴手術室護士:“這是一位中國老人,他只有一只眼睛了,希望大家不能有任何一點疏忽”。她不僅技術水平高,而且沒有一點專家架子,話說很少,但很親切規范。即使她懷孕即將臨盆,為了不耽誤我每月一次的手術,仍讓人扶著,挺著大肚子為我作了手術;分娩后還未滿月,就又坐出租車來醫院為我做手術。當然,在她文靜的同時,也有憤怒的時候,前年和去年冬天我回國后,“老慢支”立即發作,每日劇烈咳嗽,等到再到泰國,檢查下來,視網膜上又有新生多余血管和滲液,病情出現嚴重反復。她通過中國志愿者小朋友對我說:“你為什么這樣不配合?非要冬天回去?這樣下去,你能控制病情的可能性只有20-30%”。對外國人我也不好解釋什么,唯有諾諾。

當她知道每一次手術費用遠超過我們老夫妻的養老金,經濟壓力實在太大時,便問我們愿不愿意從主要針對外國人的醫院轉到泰國的私立平民醫院動手術,由她出面聯系,仍由她動手術。這樣費用可節省不少,我們當然同意。在中國志愿者S小姐的積極幫助下,這位女醫生還為我向醫院申請了減免藥費10%的優惠??贍芩P奶┕矯褚皆旱奶跫蝗韁饕攵醞夤說囊皆?,在泰國平民醫院每次動手術時,連消毒、麻醉等輔助工作,這位女醫生都親自做。據中國志愿者小朋友說,其實泰國的私立平民醫院醫療質量都不錯,泰國人買了醫療保險(公司出大部分,個人出小部份),一般都來這類醫院就診。

昨天在醫院作眼底全面檢查后,醫生告訴我,自從手術用的藥水從瑞士生產的雷珠單抗改成德國的艾力雅后,看來效果比較明顯,如果我能做到不劇烈咳嗽,我的右眼就有可能穩定在0.3左右,希望我配合。這無異對我是極大的鼓勵,不變成雙目失明的瞎子有了希望和曙光,我還能為國家出點力氣了。

無論是主要針對外國人的醫院還是主要針對泰國平民的私立醫院,服務都非常人性化。如預約就診,上一天醫院必然來與您再次確定時間,避免病人過早或過遲來醫院,預約時間都很準確,一般提前半小時。病人到后,有專門護士接待,量血壓、測體重和體溫。十分親切,絕無大聲對待任何一位患者,并免費提供杯裝冰水。候診室里靜悄悄的,靜靜地坐在沙發椅上,因為泰國人絕大多數信奉“在公共場合不影響他人”的原則。在未就診時,醫生不和病人接觸,輪到就診了,護士就來帶你進醫生房間,萬一因前面病人病情復雜,超過預約時間了,護士就會過來向患者解釋,并告知需等待幾分鐘。許多醫院還配有樂隊,演奏一些讓病人放松的音樂。這種情況下,很難想象會有“醫鬧”。

即使是泰國較窮的人去的公立醫院,每次治病僅30秦銖(約6元人民幣),外國人不能去這種醫院。雖然排隊較長,但同樣是預約服務。預約病人數每天有限制,預約時間根據病情緊急而異。當然,醫療水平上比私立醫院差些,但醫院分級,若下級醫院覺得難治,就推薦到上一級醫院,直至最高級的醫院。所以,泰國不會有大量病人涌向級別高的醫院。

我太太因老是早晨出現鼻回吸血,在國內治療四年均無好轉。這次回國在一家三甲醫院治療,醫生一上來就讓太太去做CT檢查。而CT檢查要預約,幾天后才能做。太太告訴醫生,能不能用別的檢查方法?因為要出國,來不及了,醫生說只有CT檢查,診斷馬上就此結束。后來到了泰國一家平民醫院求診。醫生仔細用鼻前鏡檢查后,說做個X光檢查,馬上出結果。太太告訴醫生,中國醫生建議CT檢查。醫生微笑著說,能用X光檢查的,為什么非要用CT檢查?費用相差很大。結果X光檢查顯示太太鼻骨后部呈退行性改變,沒有糜爛與什么鼻咽癌癥狀。配了點噴鼻劑與一些藥片,打了一針,總共花了人民幣600元,困擾四年的鼻回出血就解決了。??

所以,仁濟醫院事件不管最后如何解決。人們更需要探索中國看病為什么這樣難?醫療體制改革為什么這樣難?阻力究竟來自何方?

與此還有一比的是,中國的教育體制、科技體制改革為什么這樣難?從媒體揭露的情況來看、不少博士論文是抄來的或捉刀代筆的,真是斯文掃地;屠呦呦、顏寧這樣為國家科技發展作出杰出貢獻的科學家居然評不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屠呦呦卻成了諾貝爾醫學獎得主;顏寧則成了美國科學院院士。這難道不值得深思嗎?

更令人驚訝的是,為了錢財不惜為莆田系醫院鼓吹的百度李彥宏卻被提名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候選人。豈非科技改革中的“咄咄怪事”?

因此,改革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

上一篇:
下一篇: